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精斑》

吾爱看书小说网(2345xs.xyz)

首页 >> 精斑 () >> 【】(5.1-5.6)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2345xs.xyz/172027/

【】(5.1-5.6)(1/6)

多请 得最址索既是..

作者:简明(不朽的兔子)字数:11103

(5。1)

临近春节,和投资圈的朋友们聚会了两次,二次是在什刹海个朋友开的会所里,偶遇了圈内的位大哥,杭州人,为人,这次家老北京住了快半个月都没有惊动圈内人。与他寒暄了两句,话语了解到他北京拜访几位金,我猜想应该是做轮的融资。我问他是否好年的行情,他笑笑没有话,这是圈子里要好的熟人最惯用的表达方式,我自然心领神会。和他告别之后,回了趟我父母家,给李彤拿了些老家特产,我爸问我李彤的情况,我完全心不在焉,被他训斥心里根本没有家庭,只有工作。我没有像往常样和他争辩,因为所有往常那样的争辩最终都是我理亏。

我妈留我吃晚饭,我脑子里全是事,声我去跆拳道馆匆匆离开。从公坟出的候,等红灯给周嘉伊编了条信息,想想又删了,给她打了个电话。上次别以后没两天,她的父母也北京她,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了起,用广东话了句不好意思没听见,我知道她大概不方便,告诉她半个以后再联系。不到半个,她的电话追过,我还在长安街上堵着。我开门见山地了我对眼下行情的想法,她想了想会尽快给我答复。又不到半个,我刚准备将手机放进道馆储物柜里,周嘉伊的信息了:明天下午4,银泰下午茶。

从道馆出已经是晚上8多,饥肠辘辘,神却无比轻松。手机信息响起,低头,瞬又觉得愁云密布,陆鹿发了张在我家吃饭的照片。我心里猛紧了下,路油门踩,风驰电掣地赶回家。

离家不远,见陆鹿家的灯还暗着,应该还在我家里。上次区酒会之后,她和我联系不多,但是和李彤联系频繁,两人在朋友圈里经常互动。虽然不知道她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但我还是决定探个究竟。进门的候,三个女人正在客厅聊天,见我进,我丈母娘先话了:你,不禁念叨,我们正到你呢。

哟,陆大人在啊,我什么?我装作惊讶地回道,她穿着套驼色的呢子套裙,我并不喜欢。

你能别老陆大人陆大人的么?都被你叫老了。陆鹿眼神里带着箭,回了我句:我们家老黄最近要装修个书房,所以我想着你家取取经,讨个经验什么的。

哟,哪儿敢啊,我迎着她的视线回敬她:我们这户人家,接着问李彤:带陆大人上去了吗?李彤她们刚到这事情,我开门进了。

我将地上的运动包拾起,:我可不好意思献丑,李彤你带陆大人上去吧。着她们有有笑地上楼。我钻进浴室,心里暗自想着,陆鹿将吃饭的照片发给我,肯定猜中我会着急赶回,借口要我书房装修,不知道究竟想要做什么。想了想,澡也不洗了,拿毛巾擦了擦也上楼去。在门外,我听见李彤向陆鹿介绍我的书桌,是个设计师朋友做的,从台湾拆了送过的事情。陆鹿有些好奇我的书架,本想听听他们什么下楼的我,马上冲了进去。

啊,起这个书架那全都是故事,我赶紧进去,挡在书的前面,然后将李彤揽在怀里,挡住另边的书:单是组装这个书架,我用了半天果还装错了,打电话给我朋友问了快半个,远程视频指导我才将这个书架装了起。喏,那个唱片机故事多,我指着旁边的音响柜:胆机从香港买的,唱机是德国的,音箱是芬兰的,线是日本的,我花了两年多家伙什攒起。三位女士都呆若木鸡地着我,肯定是被我忽然闯入然后反常态的殷勤惊到了。

我怎么不知道你装书架装了半天?李彤皱着眉头问我。我赶紧将他们推向音响柜:咳,装了多久还得跟你汇报啊,显得我多笨似的。李彤也笑笑,走向音响柜,找张唱片的候,陆鹿靠在我耳边声地几乎只剩下气流地了三个字:行为学?我着她,她着我,我的眼神里写着:你到底想怎样?她的眼神里写的是:我想怎样怎样啊。

李彤找了张窦鹏的唱片,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了声不好:妈,厨房里是不是还做着银耳呢?我丈母娘也反应过,赶紧追了出去。李彤了眼手表,有惊无险地:还好我想起了,要不水熬干了都不知道呢。我将李彤扶到沙发上坐着,那瞬,唱片里正放着窦鹏情深难了前奏的弦乐,我咬着指甲感觉陆鹿在我,而我着李彤,李彤则低头着地毯。

我还真是害怕沉默的李彤,因为她不话的样子让人根本猜不透究竟是她什么都不明白还是什么都明白了。我低头咳了声,然后建议我们喝酒,着去酒柜拿酒。刚起身,听见楼下丈母娘喊了声:彤彤,冰箱里泡着的燕窝是什么候的?我想着这是个逃离这个尴尬空的好机会,于是应了声,刚准备出去。李彤喊住我,:你跟陆太太介绍下你书房里的宝贝呗,我下去行了,然后又仔细了我的脸,:你怎么出这么多汗啊?我这才意识到,我脑门上已经出了层细汗,不敢李彤,也不敢擦汗,转头进了书房。

陆鹿果然在我的书架前着,我进了,又侧了下头我身后没有人,然后指着我书架上的书:简先生涉猎够广的啊。我自己的秘密全都暴露给她了,也不想解释,从酒柜里拿了两个杯子,问她喝什么,她倒也不客气,了我柜子里最好的威士忌。

我很好奇你们做投资经纪的,年能挣多少钱?陆鹿喝了口酒,应该是被醺到了,将杯子拿远皱着眉头了,:还有,这些你们有钱人消费的东西,我还真喝不惯。

陆大人何必取


状态提示: 【】(5.1-5.6)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