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精斑》

吾爱看书小说网(2345xs.xyz)

首页 >> 精斑 () >> 【】(3.6-4.2)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2345xs.xyz/172027/

【】(3.6-4.2)(1/4)

多请 得最址索既是..

作者:简明(不朽的兔子)字数:8021

(3。6)

平安夜那晚,吃过晚饭以后,我最后了眼手机,没有任何邮件和信息,于是关机,帮李彤和我岳母拍照。我们家人在圣诞树下拆礼物,喜乐融融,李彤为我准备的礼物是块松拓手表,祝词里写着希望的年我可以多地和大自然接触。她的脸在圣诞树那些装饰的灯光映射下,无比美丽,我抚摸着她已经微微凸起的腹部,真心地许愿,希望这个世上所有的悲伤和痛苦都可以远离他们,希望真的会有天使和圣灵守护他们。在那瞬,我的世界里真的只剩下李彤和她子宫里我们的孩子了。我的岳母为我们讲解圣灵九果: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温柔,节制。我着眼前的切,切都那么温暖祥和:高大的圣诞树,慈祥的老人和美丽的妻子,音箱里正在播放卡拉扬i47年本的德意志安魂曲,冰块在酒杯里融化发出叮铃的声音,我的思绪稳定,并没有从这个客厅里离开,切都那么明亮,那么平静。

但是很快,另种异样的感觉开始渗透,我定了定神,又环视了圈四周的环境:那个壁炉旁,我曾想过让李彤穿着兔子装,我们在旁边的柜子厅的大落地窗,她穿着女仆装,让我从后面进入;还有圣诞树旁的毯子上,沙发上,甚至楼梯和储藏里;有我想用yáng_jù操得她魂不守舍,有我想着她跪着为我kǒu_jiāo,有我想她在窗前shǒu_yín,或者和那个叫张馨雅的女生在壁炉前做爱。我将杯子放下,和李彤我有些累了,然后上楼去书房里。

电脑里,两个账户,都被密码锁着。我的密码十分简单,是李彤的生日。而李彤的账户密码,我试过所有的可能性,都错误了。过了会儿,李彤上楼,给我端了杯水。我对着电脑发呆,便问我怎么了。我笑了笑,拉她坐在我怀里。

妈去睡了?我问她。

嗯,我你心不在焉的,怎么了?

没什么,陪我坐会儿。我着,拉开窗帘,外面应该下了会儿雪,银装素裹的世界在路灯下上去无比明亮。李彤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哼着平安夜颂歌,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腹,我们着眼前的雪越越。

你在想什么?李彤忽然问我。

没什么,很久没有这么抱着你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嗯?什么?

李彤回过头着我,眼神里带着笑意,凑过吻我。怀孕以后,她的舌头相比以前变得温热,甚至有些滚烫。她顺着我的脸颊往下,吻过我的脖子,将手从衬衫的纽扣伸进去,抚摸我的rǔ_tóu,然后跪在椅子下,抬头了我眼,狡黠地笑笑,然后解开我的皮带,掏出已经勃起的yīn_jīng,口将guī_tóu吞了进去。李彤,这个我深爱着的女人,我的妻子,从楼下那个圣洁美好的孕期母亲,现在又回到了那个浑身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淫欲的光芒的魔鬼。

我想起我们次做爱,没有任何前戏,我将你扒光插了进去,但你下面已经湿透了。我着,将电脑键盘拿过。李彤忘情地吞吐着我的yīn_jīng,只是发出了嗯嗯的呻吟声,我轻轻地敲击了串数字:090820,她的电脑账户悄无声息地打开了,桌面是她跳天鹅湖独舞的张相片,那候的她,美得让人窒息。我轻轻地笑了下,细微到身下的李彤都没感觉到,然后我将视线转回窗外,雪已经停了,我见对门那户人家好像正在办个聚会。但是窗前,着个正在抽烟的女人。

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我从区外救回的那个女人,对门黄先生的妻子,在市局上班的陆女士。她客厅的窗户正对着我书房的窗户,我不清她的表情,我不确定她了多久,不确定她是否见正在为我kǒu_jiāo的李彤。但是直觉让我做了下面件事情,我将椅子慢慢地转了过去,李彤跟着我的yīn_jīng也转了过,我抓着李彤的头发猛烈地chōu_chā着她的喉咙,但眼睛却盯着对面窗户正在着我们的陆女士。

我清楚地见楼下的她露出了个神秘的微笑,然后将窗帘拉上。在她拉窗帘的刹那,我高潮了,将液全都射进李彤的喉咙里。

有候我觉得你是上天派拯救我的天使。我坐在椅子上,注意力还在对门那户人家的客厅窗户上。李彤已经将液咽下去,正细心地唆着我的guī_tóu。我低头将她落下的头发挂回耳朵旁,问她:我的你听见了吗?

你什么了?李彤半带惊讶地着我,眼神仿佛当年那样无邪。我瞬从高潮的虚妄之中回到现实,道:没什么,走吧,我们去洗澡。

我抱着李彤离开书房,我靠窗的那把椅子还保持着刚才的姿态,那位陆女士只要再拉开窗帘,依旧会到,也会想起,刚才对门那户简先生的妻子跪在椅子下为他kǒu_jiāo,而这位年轻的简先生,像个国王样,边享受着自己妻子的侍奉,边冷冷地着不远处正在偷窥的自己。

真是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平安夜,我躺在床上的候想着,李彤将腿跨在我的身上,yīn_hù轻轻地蹭着我的大腿,声地:我又湿了,你能舔舔我吗?我转过头,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握住她的rǔ_fáng,问她:舔哪儿?,我轻轻地捏了下她已经发硬了的rǔ_tóu,李彤叫了出声:舔我的逼,老公,求你舔舔我的逼。

你可真是个yín_dàng而又美好的女人。我着,将李彤的内裤扒下,把头埋进她的双腿之,那个流淌着蜜乳和美酒的地


状态提示: 【】(3.6-4.2)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