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看书小说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捡个神尊养成受》

吾爱看书小说网(2345xs.xyz)

首页 >> 捡个神尊养成受 () >> 第一百七十六阙 减字木兰花·欲诉幽怀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2345xs.xyz/150630/

第一百七十六阙 减字木兰花·欲诉幽怀(1/3)

小÷说◎网】,♂小÷说◎网】,

欲境,天尽头的偏隅之地,云海之后,层山叠嶂,白色的小花铺成的花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微风拂过,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浪潮,花蕊浪潮的中央有一块空地,一间木屋,木屋边上还搭了一个秋千,花藤缠绕在秋千上,轻轻摆动,远远望去,让人不禁心中发寒。

“月见草,形如弯月,缀点梅红……这要怎么找?”

夙兰宸站在花海中,环顾四周,全然没有头绪,月见草的存在他也是从古籍上看到的,却从没亲眼见过,要在一片白色花海中寻找几棵月见草,难度之大让夙兰宸有些望而生畏。

想到葬骨还在等着他,夙兰宸一咬牙蹲了下去,仔细地翻找起来。空荡的秋千上,高高荡起,少年的长发如银河倾泻在风中被吹散,夙兰宸抬头就将这一幕尽收眼底,这一瞬的惊艳铭刻于心,夙兰宸险些被勾了心神。

不知怎的,见到少年的第一眼,夙兰宸就已经移不开眼了,却还是强迫自己专心寻找月见草,只是他忘记了,有些事情不是强迫就可以的。

“傻子,你也是来找月见草的吗?”

少年空灵的声音传进耳中,夙兰宸抬头,少年已经站在他面前,正低头笑着看他,一双眼睛弯成了月牙,夙兰宸皱眉,他今日似乎有些奇怪,竟然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少年心有好感。

“我是月见,这里是我家。”

葬骨泡在温泉里,透过水幕看夙兰宸跟着少年进了木屋,抬起手臂,打了一个响指,水镜和胳膊一起砸落下来,溅起的水花迷了眼,葬骨仰头往后靠去,这个姿势会让他舒服一些。

可最舒服的并不代表最安全,咽喉是极其脆弱的存在,致命的弱点暴露在水面之上,葬骨闭眼,一副待人宰割的样子,明臣把葬骨带回来的三个孩子哄睡了,安置在偏殿,他是来告辞的。

“怎么?你这是要昭告天下,不想活了?”

“就算昭告天下,他们也杀不了我,不是吗?。”

明臣走到葬骨身后,撩起他的长发,一根银针没入葬骨的后颈,一点血色绽出花来,殷红的花纹很快的爬满了葬骨的整个后背,与罪孽罚纹纠缠在一起,触目惊心。

“我将你的神力与神魂借这根银针封在你的身体里,银针离开你的身体,便是你的死期。”

明臣刻意的把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葬骨回头看他,想了想,道:“你不带他一起走?”

“我以为你会留下他?”

明臣说着起身擦干了手,葬骨这才看到趴在明臣背后睡得正熟的小家伙,仔细看的话,这孩子眉眼间确实有明臣的影子,不知道夙兰宸长大了会不会像他多一些呢。

“他叫什么名字?”

“倾天。”

“还不错,你准备带他去哪里?”

“想去九泽看看,我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过他的第二次了。”

“九泽,是个不错的地方……”

葬骨说着,心里已经有了意动,不知道明臣口中的九泽是什么样的,有机会的话真想和夙兰宸一起去看看,那孩子为了照顾他,连九州都不曾好好看过呢。

“月落日升还有些时候,与我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欲境哪种地方不是谁去了都能回来的。”

本想着偷偷摸摸的带倾天离开,如今被发现了,也就不必遮遮掩掩,明臣把倾天从背上解下来抱进怀里,坐到一旁,让倾天在他腿上睡得舒服些,熟练的手法让葬骨想到了夙兰宸小的时候,他那时可是很笨,学了很久才学会照顾孩子。

“旁人我不敢说,那个孩子一定会回来的。”

明臣实在想不通葬骨这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他和倾天互相厮杀,虽然将彼此当做至亲,却从未有过信任,道不同谋,哪里来的信任。

不过话也说回来了,要不是倾天最后多信了他一分,现在谁找谁还不一定呢。如此想着,明臣看向怀中人的眼神也柔和了几分,若能亲手抚养倾天长大,或许他也同葬骨一样,愿意多信一些也说不准。

“欲境之中,最容易迷失本性,你将一魂三魄留在那里,就不担心被压制,他反过来算计你吗?”

葬骨笑了笑,从温泉里站起来,后背的殷红花纹已经消失不见了,明臣非礼勿视的把衣服递给葬骨,却意外的看到了偏离的未来,只一瞬的愕然,眼前白茫一片,神识陷入沉睡,葬骨扶住倒下的明臣。

“自然是担心的,可我更担心夙兰宸会不信我。”

葬骨说着抱起明臣连他怀中的倾天往寝殿走去,把人放到床上,盖好锦被,转身就看到两个孩子手牵着手,站在寝殿门口,似乎是在等他。

“倘若他不信我,也没办法,以后就要靠你们照顾我了。”

葬骨说着已经走到两个孩子面前,一手牵起一个,往外走去,他不想把剩下的时间都留在这个宫殿,留在没有夙兰宸的地方。葬骨知道自己是疯魔了,可就是控制不住,或许是他上辈子欠了夙兰宸很多,所以才会纠缠不清。

“我会照顾你!”

清脆的嗓音没有属于女孩子的娇嫩,更像是少年的磁性嗓音让葬骨低头,看了半晌,突然笑出声来,他还以为是个女娃娃,没想到都是男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我和弟弟是孤儿,能活着就很知足了,没想过名字。”

那少年说的陈恳,葬骨不知道心中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或者说,


状态提示: 第一百七十六阙 减字木兰花·欲诉幽怀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